欢tion_朝与同歌暮同酒

宝宝和包包(一)【生子,不喜慎入】

看到这个名字,小伙伴们意识到我是个怎样的起名废了么?

生子,生子,而且还是毫无道理的生子,背景就是整个世界都能接受男人生孩子并且觉得这非常正常,不喜千万慎入,雷到概不负责~

林秦在这篇文里已经是老夫老妻模式了

大概5章左右完结...吧

(下边是正文分界线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秦明醒过来时,就知道自己正躺在医院里,这刺鼻的消毒水味,铺天盖地的。手上扎着针,胳膊有些冷,头还是很疼,太阳穴一跳一跳的,要不是床边上吭哧吭哧的声音相当大,秦明真是想再这么睡过去得了。

无奈的睁开眼皮,他的助手李大宝正坐在床边,啃着一个苹果,看到他的一瞬间,激动的扑了过来:“老秦,你醒啦?”

秦明嫌弃的看了看大宝那沾满苹果汁的手抓上了被子,点了点头。算了,反正也不是我的被子,秦明一边想着,一边撑起身体想要坐起来。

“别!”大宝眼明手快的一把把他按了回去:“您老还是躺着吧,好家伙,那边正看尸体呢,一回头您这两腿一蹬两眼一闭就趴那了,吓死人算谁的啊?您还是再歇会,林涛这就快回来了,找我算账可咋办?”

秦明皱了皱眉头,“我没事儿。”

大宝坐回椅子上,露出了一个秦明无法形容的复杂表情,秦明端详了会儿她这诡异的神情,轻轻咳了一下:“我没事了,不用人看着,你可以去厕所了。” 

大宝朝天翻了个大白眼,就眼下的情况又思考了几秒,决定放弃怼回去的权利,端正了坐姿和表情,伸手拍了拍秦明的腿:“老秦,现在有两个消息,一个好的一个坏的,先听哪个?”

秦明心咯噔了一下,迅速的坐了起来,眼前又是一片眩晕,针头似乎也扎到了手:“林涛他怎么了?” 

“不是林涛的事儿,” 大宝一个没摁住,只好无奈的拿过枕头让秦明靠好,低头给调了调针,“是你自己个儿,算了,我先说坏消息吧,先苦后甜嘛。”

“坏消息就是,医生说你过度劳累,睡眠不足,低血糖,低血压,贫血,总之一切娇柔易推倒的白雪公主有的病你基本都得全了,早跟你说了啊,少喝咖啡,多喝牛奶,既有营养又补钙。还有,穿的太少啦,要风度不要温度,冻感冒了吧! ”大宝无奈的摇摇头:“林涛这才出差几天啊,你就又贫血又晕倒又大鼻子泡的把自己折腾的跟后妈的孩子一样,老秦你戏很足啊,林涛回来得不得心疼死?”

“老毛病了,没事。”想到林涛,秦明的眼神柔和了不少:“别告诉他。”

“来不及啦~”大宝晃晃手机,走前我吃了林队五斤五十八一斤的小龙虾,说好了事无巨细全部报备,何况这么大的事儿,是吧?该说好消息啦!”大宝自动的忽略了秦明放射的死亡视线,拿过来一份报告,塞到秦明手上,“孩子没事儿,你放心,就是医生说有点儿偏小,建议做个全面检查。”说完一巴掌拍到秦明肩上:“可以啊你们俩,这么大的事儿连我都不告诉!我要是知道,跑那湖边验尸的事儿我自己就搞定了啊,啧啧啧,你也太不注意胎教了...哎老秦?老秦!哎医生你快来啊!”

后来,秦明死都不承认那时候他让孩子这两个字吓的,两眼一黑就昏过去了,一口咬定是大宝拍的,林涛搂着他连连点头,是是是都怪大宝,下手没轻没重,气的大宝咬牙切齿,我这是一个柔弱的女性的手,又不是熊掌!老秦你敢不敢戏再足点! 


林涛收到短信的时候,他正一把抱住嫌疑犯滚到旁边的垃圾堆里,顶着一身馊味给犯人戴上手铐,松了口气。耗时一周的联合抓捕终于结束啦,可以回家抱宝宝了!林涛心里美滋滋的,咧着嘴划开了手机....

被雷劈中是什么样子?林涛做出了一个最标准的示范。

旁边随后跟上来的小黑用力的拍了好几下他们看上去被定身的队长,林涛这才算是回过神来,一把把犯人往小黑怀里一推,跳上车:“小黑,犯人就交给你了!我有急事要马上赶回去!”话音还没落,车已经消失在胡同口了。

一直到医院门口,林涛懵圈的脑子才算清醒了些,接着涌上来的是无法言说的狂喜,那条短信上所有的字的他都认识,但是组合在一起,他觉得自己的脑容量有点不够用了,怀孕,5周,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么?秦明怀孕了?自己要做爸爸了?

嗷呜!!!秦明只想仰天长啸,来抒发一下自己此刻的激动心情。 

下车冲进医院大厅时,林涛的嘴一直咧到耳朵根,行人纷纷侧目,叹为观止。

“哎呦你看你这嘴咧的,都能去拍裂口女了。”大宝早就等在大厅里了,伸手一把把人拦住:“你可算回来了,老秦醒过来就把我赶出来了,不知道在里边干啥呢。” 

 林涛一把抢过大宝手上的报告单,看个没完,嘴角没收回去不说,眼睛也弯的看不见了,还发出了嘿嘿嘿嘿的声音,整个人傻的不能直视。

“感情你们两自己也不知道啊?这心也太大了,说好了,我可是干妈啊,“吐槽归吐槽,大宝也开心的不行,拉着已经三魂笑丢了二魄的准爸爸走到病房外,敲了敲门:“老秦,林涛回来啦!”这边林涛早就拧开门走了进去,一声“宝宝~”腻歪的差点没把大宝的牙酸倒。得,功德圆满,不打扰人家夫夫相聚了,大宝耸耸肩,做了个秦明摊手,打算回去好好补个美容觉。谁知林涛从门里冲了出来,一把抓住自己的肩膀:“宝哥,秦明他不在里边!”

一层楼,厕所,开水房什么的都找了个遍,都没有秦明的影子,电话也打不通,林涛急的一头汗,大宝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性,忙一把把人拉住:“先别找了,我问你,你们要这个孩子是商量好的么?”

林涛摇摇头,他们当然不是不做保护措施,秦明作为一个法医,又洁癖,是很在意XXOO卫生的,不过一个多月前那一次,安全套刚好用完了,男人嘛,干柴勾烈火的时候,智商都冲到下半身去了,哪里还能想这么多?谁知道就那一次,就有了...”

林涛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的小蝌蚪们点个赞,大宝的一句话把他拉回现实,“哎!这个孩子,你说老秦他,他该不会...不想要吧?”

    

林涛找到秦明时,他正自己独自一人,坐在手术室外边的长椅上,怔怔的正在出神。不过一个礼拜不见,自己的宝宝又瘦了,明明是个一米八的男人,却缩成小小的一团,看上去有点可怜,林涛用力的揉揉发酸的鼻子,缓缓的走过去,蹲在秦明面前,伸手握住他的手。

掌心的手有些发冷,他凑过去,亲吻了一下还贴着输液胶布的手背,和纤细的手指,用力握的更紧,正想张口说话,一滴眼泪就掉了出来。

手背的烫意将秦明从自己的世界里拽了出来,看见林涛蹲在自己面前,像个大型的拉布拉多犬,眼眶红红的,低声开口:“回来了?”

“回来了。”林涛将他的手脸边,蹭了蹭。

“你哭什么?”秦明皱了皱眉,用拇指摩梭了下林涛的眼角。

“我这是高兴的,”林涛吸了下鼻子,起身坐到秦明边上,将瘦削的身体抱进怀里,用力搂紧,“我还心疼,我难受,咱们在一起这么久了,我还让你低血糖,贫血,这么瘦,宝宝,对不起啊。”

 不知道是怀孕了的原因,还是今天情绪起伏太大,秦明觉得浑身懒洋洋的,一点儿力气都没有,起码是没有离开眼前这个温暖怀抱的力气了,他将脑袋埋进林涛的肩窝,伸手将人搂住,两个人紧紧的贴在了一起。

林涛伸手慢慢抚摸着秦明的背,像抚摸一只猫科动物一样,低头亲亲秦明的耳朵,低声哄道:“宝宝,我知道这个孩子来的很突然,你也没有心理准备,是不是觉得害怕了?”过了一会儿,埋在自己肩窝的脑袋,微微的点了点。 

林涛是让大宝一语点醒了梦中人,从知道秦明怀孕后,他就陷入了不真实的狂喜中,还真没腾出时间来好好的想想,关于这件事,秦明是怎么想的呢?这个孩子来得突然,秦明又是个对人生很有规划的人,这个孩子会带给他欢乐,还是烦恼呢?他做好为人父母的准备了么?他想要这个孩子么?

如果秦明真的不想要,林涛想了想,自己是不会勉强他的,但是,私心来讲,他还是希望秦明能够留下这个孩子,不为别的,就因为这是他跟秦明的孩子,爱的结晶,只要想到会有一个小版的秦明跟着他,喊他爸爸,他就觉得心都要化了。

他继续拍抚着怀里的人,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更温柔些:“你不要害怕,以后我都会陪着你的,为人父母这件事上,我们都没有经验,可能会遇上一些困难,但是没关系,我都会和你一起克服的,永远都不离开你,相信我,好吗?”

    

“所以,留下他吧,好不好?”

    

过了好久,秦明都没有说话,林涛也不再说什么,只是脱下外套,搭在怀里人的腿上,又将人搂的更紧了点,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坐着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怀里传来秦明闷闷的声音:

“我没想过不要他。” 

 林涛心里一喜,用力的握住秦明的手。

“我只是想过来做个体检,”秦明转过身,更用力的把脸埋在林涛胸口上,不让林涛看见他红红的眼睛:“我身体各项指标都不太好,医生也说了,孩子偏小,我之前都不知道,熬夜,没按时吃饭,喝大量咖啡,这都5周了,该有的临床反应,我也一点没有,我担心...”声音已经克制不住带上了哭腔。

秦明自认不是个脆弱的人,但是他只要一想到,这个孩子,他和林涛的孩子,因为他的原因,可能会出现问题,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慌。 

林涛用力的抱住他,心疼的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,只恨不得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,他低头亲吻着秦明的额头,眼角,不住的低声安慰:“没事的,没事的,别担心,我陪你去检查,我都陪着你...”

过了好一会,秦明平复了些心情,意识到了自己在医院的走廊里和林涛搂搂抱抱,顿时感到有些不好意思,何况,他刚刚好像还看到李大宝站在楼梯口,一脸吃撑了东西的表情,正向这边望,他深吸了一口气,打算推开林涛,谁知一股馊味被吸进了鼻腔,一种自从他自从进入龙番市警察局成为一名法医,哦不,自从他握上解刨刀后,就再也没有过的感觉,铺天盖地的涌了上来。

那种感觉叫,呕吐感。

林涛看着秦明飞快的从他怀里窜起来,直奔厕所,不明就里的赶紧快步跟上:“哎宝宝,你怎么啦!?”

“你离我远点,呕.....”

看,这临床反应不是来了么。

    

至于李大宝吃撑了什么东西?大宝表示,来点狗粮不?好滋味,嘎嘣脆。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

评论(40)

热度(724)